榮獲加拿大聯邦政府頒發的<藝術終生成就奬>的感言

文:林再圓

我在移民楓葉國的第十三年榮獲加拿大聯邦政府頒發授的《藝術終生成就奬》,對此殊榮,實感受寵若驚。
畫友及親友們紛紛祝賀,有媒體朋友詢問:“作為身處異國他鄉的華人,得加拿大政府如此肯定並頒發《藝術終生成就獎》,實屬不易。為甚麼先生對此不太提及?這是喜事,應該發表一下感言吧。”我深以為然,這是可喜可賀的事。
我生平不善張揚,近來亦忙於籌備畫展,但這是加國䏈邦政府的特大褒奬,豈可沒有個表示?我太感謝政府的器重了,尤其是我是位移民來的華人,同時,亦和大家分享一下,此舉實屬應該。
我從藝五十五年,已過半世紀有餘。小時的興趣是滿地塗鴉,壁上課本上幾乎無處不畫,父親並不責怪,反而大贊曰:此乃手寶,非人皆有者!於是帶我去拜同村的老畫家林介如先生為師。
林介如老師原是嶺南畫派創始人之一高奇峰先生的學生。認祖歸宗,便屬嶺南畫派了。我在介如先生家學畫九年,打了一些基礎並考上了廣州美術學院,當年我是整個中山縣唯一能考上的學生。
在廣美時,我又有緣得到關黎兩位大師以及其他名師的指導。畢業後,我在文化舘做美術工作,後派去籌備博物館,從事文物工作,後來又下海經商辦了廠。這些社會活動擴展了我的視野也豐富了我的閲歷。
然而,畫畫始終在我人生中占了很重要的位置,我還是重操舊業躬耕硯田了。幸好我與家人移民加拿大這個很適合我畫畫的地方,從此,我專註創作,而即使是身處西方國家,我依然堅持中國畫創作。
很多人的固有思維是以為中國畫祇能畫中國景色,其實國畫也跟油畫一樣講究實地寫生的,中國畫的筆觸可以畫遍全球,無論東西方風景。我在2009年在溫哥華市中心的中央圖書館舉辦個展,有許多不同國家不同族裔的人觀看。
在我的畫展留言簿上至今保留著十七個國家文字的留言,他們大為驚訝,尤其是加拿大當地人,他們似乎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北美的風景是可以透過中國畫來展現的,當時的録像和照片都保存了這些場景。
作為畫家,手拿著並不是油畫扁平的毛刷而是一管可八面出鋒的中國毛錐作畫,偏偏作品還是能讓西人認同,這是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的威力,藝術確是無國界的。
有一個白人看到洛信山的畫作時感動落淚,而當我回故鄉辦畫展時,許多觀眾都雖說沒有到過北美,但通過那些畫面依然可以看到北美的靚麗。我的畫作中《洛信雄姿》及《戈壁寒雲》都是描寫北美地區的,2017年香港政府舉行全球水墨畫五百強大展,我的畫作雙雙入選參展。
我近年在溫哥華的東面蘭里市購置了一塊40多英亩(約240中國亩)的農場,農場有座小山,那古木參天,清泉淙淙,草場空野,山谷清幽。我遠離了都市的喧囂,在空曠似世外桃園之處靜心作畫,畫畫之余,開著拖拉機或鏟草車打理一下農場,以作悠閑散心,平日深居簡出,甚少參加應酬。然而當我需要新的繪畫素材時,我又舉家全球環遊,通常是下了飛機後租車四處找景點,親自現場寫生。
我素愛山水,旅行與其說是家庭娛樂之一,倒不如説是尋找創作素材的出差任務。我需要從萬物殷陶中吸取靈感,通過寫生搜集創作素材。年輕時,我就在國內走遍了大江南北,定居溫哥華後,除了附近景點,我經常跨省開車前往洛基山,以及到南面的美國。還到歐洲,到意大利的多羅米蒂山區和瑞士的阿爾卑斯山脈釆風寫生。
我將於2019年參加澳門政府為陳金章教授和我所舉辦的師生聯展。陳金章教授是我在廣州美術學院時的班主任,退休前為碩士研究生導師,他是現在嶺南畫派之中公認的還健在的泰斗了,陳教授以90高齡還願意與我這個學生䏈展,是我的榮幸,他之前還每次都參加我的畫展為我助陣。我的一生中能有那麼多名師實在是幸運之至。
一個畫家能同時得到海內海外的肯定認同,夫,復何求!藝術是我終身伴侶,是我永遠的追求,而我所得全是上天的賜予和大家的厚愛,更是大力提倡多元文化,自由民主,包容大度的加國䏈邦政府的關懷,令我感激不盡,我會更加努力,更上層樓,以此報答社會對我的期望。

IMG_0246

俊永

俊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