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华侨的故事三:香港

【编者按】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在温哥华生活的中国人当中,许多都是出生在万里之遥中国的移民,其中,就包括我们温哥华中中校友会的许多校友。每一个移民的背后,都有一段在陌生地方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的故事。或励志、或感人、或悲伤、或幸福,无论如何,每一个移民故事,都值得我们去铭记,去珍惜,去回味,并为后来者提供更好的启发。有见及此,中中网开设这个【移民家园】专栏,希望我们的校友、我们的乡里以及我们的同胞,拿起笔来,记录下自己移民一路走来的故事,和大家分享。温哥华中中校友会更有计划,在明年校友会30周年大庆之际,集合大家的文章以推出纪念特刊。字数不限,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文/老华侨

三:香港

澳門在我一生中留下的第二個夢,現在我又追逐我人生的第三個夢,在我夢中一個不小心踩空了,驚醒時,才發現我終於來到一個幻想了久遠的城市香港,一個繁華都市「東方之珠」。
香港我以前並不認識,但在澳門生活時,總會接觸到了解多少,當年澳門真是彈丸之地,香港令我感到空間比較大,人望高處,所以我才有一去的念頭。
「偷渡」
沿途中的經歷也是很一波三接,那時的船叫艇,全船有三十人,一路顛簸前進,船上很多人暈船,還好我不怕,誰知道船行駛到第二天早上,機件故障停了在一個荒島上,船主在修理,那時也開始肚餓了,船上除了米什麼都沒有,不知道誰提議煲飯,但沒有淡水怎辦,後來就只有用海水了,第一次嚐到海水煲飯的滋味,除了咸都是咸,那時大家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食了小小,總好過餓肚子,大約到中午船修好了,又繼續開船,一直到達了香港石澳海灘海面附近時,船又拋錨不動了,還好當時也天黑了,用搖櫓差不多到岸邊,當時我和二個朋友一共三人,也不管船上其他人了,因為我們看到遠處是赤柱監獄,所以我們三人不等靠岸自己先游水上岸,過程中手膝和胸部也給崖石割傷了,痛也不覺,上岸就對箸有車燈行走的方向邁進,爬了一夜,終於差不多天亮到了山腳,休息了一會再爬上公路。
那条公路叫「石澳公路」但問題來了,應往上走還是向下行,沒辦法只有站在路口攔車問了,很幸運碰到了一個貴人,她坐在私家車上,問我們發生什麼事。我說昨晚貪玩爬山迷路,想番市區應該怎樣走法,本應要求她載我們一程,但她婉拒了,我也不勉強,但她教我們,往下走的巴士不要上,往上走的才可以到市區。
在巴士站等了半小時,終於可以登上巴士,行走了半小時到了筲箕灣
總站,下了車後又有新問題了,怎樣去我師父英皇道家中,而當時我們三人也分道揚鑣。只有問路了,但一坐上電車,回心一諗就算到了目的地也不知道下車,坐了一站後落車改搭的士,才順利找到了師父。
「工作的改變」
到了香港起先也是重操故業,但廚房實在太辛苦了,還是趁年輕轉行吧!想想什麼工作比較輕鬆呢?剛好有一親戚說:不如做栽縫,我有一朋友開店請學師,做女裝袍,想不到我學的上海話派上用場了,因為師傅也是上海浙江永康人,我一頭栽進去就三個年頭了。
在這三年過程中,師傅同我講過一段話:你今日所學未必你將來會用來謀生,但你都要認真學好它。說不定那天真會用得着,果然日後我是太太的私人服裝設計師。「一笑」。雖然我花了三年時間,但我卻也學會了一門手藝。
「又一次轉變」
在這三年中,每一年也送走一些朋友出國,那時又萌芽了出國念頭,那些年並沒有「移民」一詞。當送到一個朋友往美國,在機場話別中,他語重心長說:你真的想出國,只有一条路可行,重新調整心態,再投入廚房吧!不要浪費時間了。想不到他一席話讓我認真思考了一個晚上,他說得對!我想出國只有做廚師才能實現我的理想。
從此我又走回頭路了,原來兜兜轉轉又回到原點,而且這次鐵了心不再轉行了。時年六七拾年代,香港的酒樓相當興旺,我做的「漢宮酒樓夜總會」差不多夜夜笙歌,那時差不多臺灣、香港的歌星都在駐唱,我那時聽歌都是免費,我之喜歡唱歌也是由此開始。
在這次轉變中更加深了廚藝,也學會了多種地方突出菜肴做法,充實了很多,為日後的發展空間添加了實力,沒有錯,一切的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機緣巧合」
七三年初春,又開始了我人生的另一頁,有一天,我的「誼母,是以前我在澳門時相認的,也是她資助我往香港,亦可以説是我這生中最好的一個親人。」那天致電給我說:有一個從德國來的老闆娘想找一個上海人廚師,往德國工作。我回答説:我不是上海人,怎麼去,她說:你說上海話那麼流利,你自己不告訴人,有誰會懷疑你不是上海人。我想對啊,更想不到我的上海話又一次派上用場了。
條件談好,簽了三年勞工合約,一個月就批准成行了,想不到我又要收拾行囊奔向異國它郷,尋找我另一段人生,人生,總是在無數中追求,它雖然曲曲折折,充滿坎坷,但卻始終掌握在自己手中。人生如寄萍,一切都會過去,在歲月蒼穹划下一道不滅的痕跡。

俊永

俊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