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紫千红独爱黄

【编者按】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在温哥华生活的中国人当中,许多都是出生在万里之遥中国的移民,其中,就包括我们温哥华中中校友会的许多校友。每一个移民的背后,都有一段在陌生地方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的故事。或励志、或感人、或悲伤、或幸福,无论如何,每一个移民故事,都值得我们去铭记,去珍惜,去回味,并为后来者提供更好的启发。有见及此,中中网开设这个【移民家园】专栏,希望我们的校友、我们的乡里以及我们的同胞,拿起笔来,记录下自己移民一路走来的故事,和大家分享。温哥华中中校友会更有计划,在明年校友会30周年大庆之际,集合大家的文章以推出纪念特刊。字数不限,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题目为编者所加

图文/何剑文

2H6A0350

小何和小黄在温哥华中中校友会会庆现场

小黄是我对太太的尊称,开始时有小狗贬义之嫌,但胜在亲切,就延用至今。
认识小黄是我大学毕业那年,刚分到电子厂工作,因表现突出,二个月就成为工程师和第二车间车间主任,当时工厂接到大量组装进口电器订单。有一款是日立牌电冰箱,双门,高1.8米,当挑选检验员时候小黄在列。我第一次与她会面,个子是所有候选人中最矮的,内心已将她排除出局,因箱体太高,顶上箱门难开,又不能为她加垫台,硬来的话很危险,结果我开玩笑地用尺量她的身高,嘴上却说你要找个高个子的男生嫁,怎知她麻辣地反击,要嫁就找你这样的!一语成谶,姻缘往往就在这不经意间开花。当时听到她的话,才仔细地打量她,个子虽矮,但白里透红的瓜子面甚为俊俏,皎洁灵动的双眸泛着波光,非常耐看,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
厂里除了两位厂长及刘主任,群姐,其他员工和我的年纪不相上下,都直接从中学的毕业生中招工的。问旁人才知道小黄是三车间的员工,但一直未有会面(或者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当组装录像机的时候我才选她做检验员。她心思慎密,聪明伶俐,一点就明,不用反复讲解,调试的时候手很稳定,出品律好,出货量也高。当时客户就在车间外面,出一台就马上装车,非常紧张,为保质保量,我留在车间十几个小时,饭也是在那里吃,有女同事帮忙打饭递茶,当时觉得很平常的,但发现小黄很不高兴。我的自行车很旧,经常爆胎,她家离厂近,就向小黄借车,每次都很顺利,终于我大着胆子对她说你做我的女朋友吧,她居然想也不想就点头,让我好一阵激动!
其实中国改革开放到八十年代末,出国是种时尚,我也想出国,但苦于没关系,也没有钱,我后来才知道小黄其实是可以嫁给青梅竹马的同学到澳洲的,亦是高学历人才,故此她的大哥大姐老说我冷手执个热煎堆。是的,当时我穷得丁当响,听说人家一甩就几万的作聘礼,我工资才不到一千,确定关系不到三个月,怎跟人家比?那时我确实打了输数。缘分这东西真的难说,她坚定地站在我身旁,而她爸妈却非常出奇地支持我,令我非常感动!第一次见家长,岳母大人就拉着我的手要我认干妈,每到她家都不让我干活,很不好意思的。岳父原来是经营中药铺的,人很和善,与世无争,还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综观我从认识岳父岳母到他们去世前,对我是始终如一的好,没有一句诘难话,还帮我们照顾裕彬,对阿彬好到不得了。他们从没有问我们要钱花,给他们钱是要硬塞到他们袋里的,但转眼他们又用在裕彬身上,他们的恩情是永生难忘的!后因工作关系我经常出差,还被调到黄圃镇工作,经常不在家。我是老小,爸妈年纪大,我让小黄去看他们,不知她做了什么功德,很奇怪的是他们居然非常喜欢她,在我面前说尽了她的好话,包括结婚后,婆媳关系非常融洽。那一年我爸八十三岁了,给摩托车碰碎了股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们从温哥华赶回探病,甫到埗小黄就到病房去照顾他,十五个通宵,直到他出院,那次我们回去才十九天啊!临走的时候老爸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要好好地照顾小黄啊!我妈和岳母在同一年先后去世,也是她回去照顾的。94年底与朋友合作开办了自己的工厂,直到移民温哥华,我忙到天昏地暗,她就一路相随。特别在温哥华,当时是很彷徨的,不知道能否让留下。小黄应聘到制衣厂上班,开始时坐公交车,来回将近两小时,冰天雪地,回家时伸手不见五指,工作也不轻松,很是艰苦。她坚持工作了十二年,为我的生意作了最稳固的保障。
回首往事不胜感慨,成功不是偶然的,因你的努力使我们生活更加快乐,更加温馨,情人节没有备礼物,这段文字权当是礼物吧!

小黄,爱您!

2018年2月14日随笔

俊永

俊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