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交响乐-鹿湖音乐会欣赏

图文/ 刘峻梅

月光下的交响乐

鹿湖音乐会

温哥华的夏天总是那么的美,鲜花盛开绿草如欣,到了周末,每个家庭都要连群结队的走出去,去欣赏这个美丽的花园城市,去呼吸上天恩赐的清新空气,去感受那温暖充满爱意的家庭之乐。

这个温暖的星期日晚上,我带着无比的向往独自的驾车去到位于本拿比的鹿湖公园,要参加一个我梦寐以求的音乐会。说到好像很隆重的样子,对于我来讲真是的,这是个每年一次的音乐盛事,是温哥华交响乐团(VSO)与本拿比市合作多年的一个免费的音乐会,而且是在公园里举行,不需要门票,没有座位,你可以像野餐一样的席地而坐,许多家庭一早就安排好,午饭和晚饭都在草地上,一整天就在美丽的鹿湖公园里度过。这样的适合一家老小参加的活动让我向往了许多年,老是因为什么原因给错过了,这一次我终于如愿以偿了。

月光下的交响乐2

草地上满是看音乐会的人

晚上七点半才开始,五点多的时候我就到了目的地,没想到泊车的地方已经泊无虚位了,兜了几个圈,没找到街上的位子,心想:算了,还是去泊车场吧!反正是免费的,就费一些钱泊车,算是为城市作些贡献。

那守进口的年轻小伙子向我挥手:

“只剩最后一个位子了,进来吧!不过你要去最末端的地方,那边还有人为你指路的。”

“谢谢你,请问多少钱?”

“免费的。”

这下我可没想到,如果在温哥华,一定要收钱的。

把车泊好,向年轻义工们道了谢,我就进场了。

傍晚的微风吹来,并没有凉意,却让我更兴奋了。

小时候跟提琴老师陈远到广州参加音乐会的情景伴着我一路走进公园,那时候中山还是小城市,没有能力举办音乐会,我们要晚上乘船到广州,凌晨三四点就到了码头,上了船还要等茶楼开门,然后等晚上音乐会开始,听完音乐后,更要赶最后的一班船回中山,我对于古典音乐的热爱就是那个时期的熏陶,音乐也伴着我成长,成为我的亲密朋友。

进到公园,已经坐满了人,看得出许多家庭已经在那一段时间了,有些在看书,有些一家人在吃美食,有些一群朋友一起打扑克,有些在聊天,好不热闹,看来我要寻找约好碰面一起的我的提琴老师一家,非得用现代科技手机。

月光下的交响乐3

享受夏日音乐会—我的提琴老师(下图右)的一家

音乐会准时开始了,年轻的指挥Evan Mitchell带着一脸自信上场了,他还充当司仪的角色,开场白后,介绍演奏曲目,也介绍作曲家的背景,演奏曲目当中有许多人熟识的柴可夫斯基和贝多芬的,也有电影《恐龙公园》的插曲,很值得一提是当中的小提琴独奏者,一位来自韩国的移民,一位十三岁的小女孩名叫Esther Hwong,她演奏的技巧和功力,音乐的时而振奋时而轻柔简直让听众如痴如醉。

坐在草地上,凉风不断,花草的清香阵阵扑鼻,这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享受真的美妙。

太阳早就下班了,月亮还没出现,或许是躲在云中,也在一同欣赏这美妙的音乐。

后半部的乐曲是芭蕾舞《天鹅湖》的著名选曲,笔者许久没有沉溺在那么美好的交响乐当中了,不禁闭上眼,仿佛被天鹅们包围着,他们的轻盈的舞姿在吸引着我,让我乐而忘返。

imgp1865

掌声响起,拥抱一起

热烈的掌声响起来了,尾声了,人们也纷纷站了起来,不断地鼓掌欢呼。

凉风又吹来了,这一次有些寒意了,有些人披上了毯子,拥抱一起,继续的欢呼跳跃。

月亮也悄悄的爬了上来,为这交响乐配上了亮灯。

音乐会九点半就结束了,人们有秩序的离开,我也带着满足的心情离开,心中盘算着如果陈远老师来温哥华的时候一定带他去,他一定比我更雀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