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华侨的故事四:德國

【编者按】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在温哥华生活的中国人当中,许多都是出生在万里之遥中国的移民,其中,就包括我们温哥华中中校友会的许多校友。每一个移民的背后,都有一段在陌生地方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的故事。或励志、或感人、或悲伤、或幸福,无论如何,每一个移民故事,都值得我们去铭记,去珍惜,去回味,并为后来者提供更好的启发。有见及此,中中网开设这个【移民家园】专栏,希望我们的校友、我们的乡里以及我们的同胞,拿起笔来,记录下自己移民一路走来的故事,和大家分享。温哥华中中校友会更有计划,在明年校友会30周年大庆之际,集合大家的文章以推出纪念特刊。字数不限,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文/老华侨

四、德國
一個只在歷史中了解的國家,想不到我這楞頭小子有機會一闖,也不知道迎接我的是怎樣的工作環境,更不知道適應否,那時也沒有多想,現在回想也算膽大了。這一次的遠行真的是很遠和長久,也特意回家一趟,辭別了雙親,我的人生又要再次面對離別,有聚就有分,这是无法避免的,也是必然的,但又是那麼的無奈!每一次的離别都是那么的黯然 …
途中
六月中的一個傍晚,我終於第一次乘搭飛機,和送機的朋友一一握別也是我第一次嚐試被人送別,心情真的難以形容!
機聲隆隆滑向跑道,平穩的升入夜空,回望燈火闌珊的域多利港灣在夜空中那麼美。也是初次欣賞到高空俯視的香港在我視線中慢慢消失,再見了香港再見了我的故鄉⋯⋯。
70年代的飛機沒有直航,第一站,停留在泰國,加油,但可以下機走走,停留一個小時再次飛行,第二站,印度,也是一樣,第三站,德克蘭。第四站,才到倫敦,因為我們要在倫敦轉機,但過了預定時間接不上去德國班次,那時又不會英文,只有拿著機票用身體語言問空姐,再由空姐帶到轉機地點,又等了二小時,終於等到搭乘往德國「法蘭克福」的班機,到達目的地已經是第二天,路程足足花了24小時。
一切又新的開始
在休息了二天,時差還未過就開始了新的工作,廚房連我才三人,休息了一個才二人,所以工作也很繁重,還好當時年輕。
工作中的附近有一條小河,也是我每天必溜達的地方。河水深藍色河邊的柳樹,隨風搖曳,泛起河面陣陣漣漪,讓水草也生動了起來。
而大片傾倒時配上藍天白雲,悠遊河面擁抱此情此景,何等的浪漫動人!
當年的德國每一個城市都有一個廢墟警剔後人知道戰爭的可怕。
每當休息時間,我一個人就去別的城市,觀光,我最喜歡「科隆」因為行經的萊茵河最闊的河面就是在這城市,我特意去了,乘火車沿途風景相當優美,古堡在晨霧中隠約可見,當你一出火車站你就會見到哥德式的科隆大教堂,第一次見到那麼高大的教導感覺還是很震撼,科隆大教堂建於1248年,二戰時比盟軍攻擊損毀嚴重,當年我去到也是整修之中,登上157英尺的旋轉樓梯真很累,但值得。
在剛到那年,十二月初的一個冬夜,那是我在德國的一個小鎮Offenbach乘車去另外一個城市「漢堡」那一晚剛下了場大雪,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見落雪的景致,我獨自一人佇立在月台上,夜是如此恬靜,路燈泛着柔和的光,看着眼前飛舞的雪花,細細觀賞,雪花的形狀有星形、針型、柱形和不規則,在我眼前翩翩飛舞。雪花隨着微風跳躍,他彷彿一下子變成小白點在空中飛揚,或前或後相互追逐,那空氣是清新的甘甜的,鋪在地面上,像白色的地氈綿長遼闊,連火車路軌也掩蓋了。
夜已靜了,耳邊只聽到雪花落下時發出瑟瑟聲響,偶然附在樹幹上的積雪,因沉重而大片傾倒時的聲音。那一刻的心境多希望有人相伴一同感受這自然的一刻。
畢竟雪花是美麗的,令一個在南方長大的遊子,能深深感受到雪花的快樂!雪花獨自飄著,一如我那份漂泊的孤獨。
那時,也是想你的時候⋯⋯。
我之如此喜歡寫作,也是在德國工作時開始的。生活是平淡中不知不覺間過去了差不多三年,在最後一段日子裏我又開始思考將來的發展,我的工作合約一滿又要回香港,但我並不想回去,還好當其時我的一個好友去了「英國倫敦」工作,我叫他申請我,就這次機會我又開始我另一段人生的旅途⋯⋯。

俊永

俊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