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华侨的故事二:澳門

【编者按】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在温哥华生活的中国人当中,许多都是出生在万里之遥中国的移民,其中,就包括我们温哥华中中校友会的许多校友。每一个移民的背后,都有一段在陌生地方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的故事。或励志、或感人、或悲伤、或幸福,无论如何,每一个移民故事,都值得我们去铭记,去珍惜,去回味,并为后来者提供更好的启发。有见及此,中中网开设这个【移民家园】专栏,希望我们的校友、我们的乡里以及我们的同胞,拿起笔来,记录下自己移民一路走来的故事,和大家分享。温哥华中中校友会更有计划,在明年校友会30周年大庆之际,集合大家的文章以推出纪念特刊。字数不限,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文/老华侨

二,澳門
在我的記憶裡,總有幾個地方被深深地惦記和懷想,並非是這個地方太美,而僅僅只是這地方曾經有過一段可以回憶的片段。
那年,一九六二年,農曆五月初一,我第一次離開從小生長的地方,離別了雙親,踏上了我人生的第一程, 我們一共三人, 經過了二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拱北海關,當時也沒有多問,很快過了關,走了廿幾分鐘到達了澳門關閘,第一次見到守閘的黑人,真好黑,只見一嘴白牙。「怪不得牙肓廣告找他們了」。
當年的澳門只有2-78平方公里,由1866年開始填海直到現在27-3平方公里,市面也很蕭條,百業凋敝,找工作更難,又要擔保,街上人少車少,全澳只有五十個警察,「斗零」可買一碗白粥油条即是五分錢,工資只有「拾元」一個月,當時而言,真難真難捱!
到澳門後我們分道揚標各尋親人,而我的出現,叔婆也很愕然,想不到短短一個月我就來了。從此展開了我為生活的奮鬥歷程故事。
當年的居住環境真苦不堪言,只有一張床板,吃飯睡覺都是在床上,同居也在你旁邊出入,跟本沒有隱私,過了二天開始工作了,是和叔婆擔魚隨街叫賣,我擔她叫,也不記得花了多少時間,也不知收入如何,做了一星期,又叫我去做搓炮丈,一天下來,也只能搵幾毫,也是做了數天,又轉了去做「後生」每月十五元,又開始另一樣生活。
主要工作是幫頭幫尾,老闆是當年「上海灘」人馬,每逢星期二上海人坐船到澳門,他們就接船安排入住在簡陋的地方,當中什麼樣人都有,然後聯絡他們在香港的親友,在安排偷渡香港。有時也要我晚上帶他們去船家,上船,我當時年僅十五歲,也不知天高地厚,跟本什麼都不知驚,因為他們的勢力也很大,沒有人敢惹他們,還好當年沒有學壞。如是者做了三個月,我工作隔離是冷氣工程公司,而我現在的工作是沒有出息,有一技之長日後會有前途,我想都是轉工比較好,
誰知道要學一門技術,又要100元港幣擔保,三年滿師才還給你,那年代自己沒有,只有叫親友借,誰知道借100元港幣,要我還給她100元人民幣,沒有辦法,只有告訴父親知,然後他代我還了,那時候的世道人心冷暖,點滴在心頭。
我以為學一技之長,日後有將來,誰不知又走入另一個痛苦環境。
原來這老闆師父是有虐待狂的,每月工資十元,工作時間十幾小時,我們師兄弟三人,我最細,白天沒有工作安排你或教你,他通常白天十二點才起床,但到了晚上才安排怎樣修理「摩打」那時也是我們最疲倦時候,一個不順心就打人,大師兄比打最多,而我唯一一次被打,因為他要我打二師兄一耳光,我說「他沒有對不起我,為什麼要打他」師傅說好!即叫二師兄打我一耳光,跟著說現在你師兄打你,得罪你了,那麼你是否打回他一耳光,但我說:因為你叫他打我,他迫於無奈才打我,所以我不會打他,接著說:你不打那麼我打你,我堅持説不打,隨手他真的一耳光打來,
事後我想,跟他學三年,肯定被虐待而傷殘。做了三個月,剛好以前我幫他做「後生」的老闆開了一間上海菜館,正需要人用,那我連保証金都不要,毫不猶豫即去上班了。從此走向我一生的廚師生涯⋯⋯
新的工作又有新的挑戰,雖然辛苦,但起碼不會再受到虐待,在學廚師的過程中,也是辛苦不已,每天中午12點上班一直到凌晨三點鐘才收工回家,每天經過「德星碼頭」見到香港客上岸心中充滿了羨慕和幻想,當時我想何時才能夠也像他們乘搭「德星」由香港返澳,從此我默默許願如果有一日,我真的能夠由香港返澳門,我一定乘搭「德星輪船」回澳門,這是我第一個人生奮鬥目標。
學上海菜也順帶學會了上海話,原來上海話日後幫助我事業上很多忙,此是後話。
一年後終於可以第一次回家了,踏上了歸家之路,在六十年代,回去一次也不簡單:先用布料車一個大袋,將一切,食物、用品能夠裝多少就多少,身上能穿多少就多少,全身上下你想得到的方法都用上了,每個過關的人都是臃腫身形,反正關員見怪不怪。每一次過了關人人急不及待都是做脫衣運動,和過關過程,雖然辛苦,但見到雙親時開心情況什麼苦都拋諸腦後。如是者每年都上演一次,直到我去國它方才停止。
廚師 一直做了三年,由三十元工資加到150-元,終於有機會偷渡香港了,六四年六月中旬的一個旁晚,我這一次靜悄悄地離開我生活、工作了四年的地方。作別了一天的晚霞,自己做一回偷渡客,開始我人生的第二個鐸站目的地香港進發⋯⋯。

俊永

俊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