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散记(五)从温哥华到洛基山

【编者按】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在温哥华生活的中国人当中,许多都是出生在万里之遥中国的移民,其中,就包括我们温哥华中中校友会的许多校友。每一个移民的背后,都有一段在陌生地方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的故事。或励志、或感人、或悲伤、或幸福,无论如何,每一个移民故事,都值得我们去铭记,去珍惜,去回味,并为后来者提供更好的启发。有见及此,中中网开设这个【移民家园】专栏,希望我们的校友、我们的乡里以及我们的同胞,拿起笔来,记录下自己移民一路走来的故事,和大家分享。温哥华中中校友会更有计划,在明年校友会30周年大庆之际,集合大家的文章以推出纪念特刊。字数不限,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图文/那时候我还是小徐

第五篇 从温哥华到洛基山

岁月匆匆,时光飞逝。生活总是匆忙的,但幸好充实得很。生活的圈子不同了,在这里少了许多的应酬式的公款吃喝,多了朋友间的家庭聚会。屈指一算,在这里常来往的朋友有五六家,经常我去你家吃饭,他们来我们家做客,或者一起到公园野餐游玩,有什么事情互相通报或是帮忙。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大家都来自中山,而且年龄、文化背景相若,故此“臭味相投”。移民前与几个同学聊天时,大家笑言2003年在温哥华搞个小型的同学聚会,看来所言非虚。前段时间,一个深大校友来访,我们四个深大中山校友便自组一团,开始了驱车跨越洛基山脉之行。

洛基山脉位于温哥华所在的哥伦比亚省和阿尔伯特省交界,内有班夫、贾西帕等四个国家公园,拥有优美的湖光山色和众多的野生动物,为著名的观光旅游胜地,每年游人甚众。入乡随俗,于是我们选择了在国内未曾尝试,但在北美却很普遍的自助驾车的方式。在五天半的时间里,我们驱车由温哥华出发,经克鲁那、路易斯湖、班夫到卡加利,然后折返到贾西帕、甘禄回温哥华,行程2700公里。我们边走边停边看,一路欣赏巍峨的雪山、美丽的冰川、冰封的湖泊、清澈的河水、茂密的森林、深邃的峡谷、悠闲的动物,领略了驱车旅游的自由自在并寻获到一点童真——当大家见到路边悠闲的野生动物时,那种雀跃!人、自然、动物和谐共存,一路美景不断却又保护得很好。这些确实在国内难见的。这些也许是我们放弃许许多多所希望寻求的吧。正值春天冰雪消融之际,路途虽远,且多是山路,但由于路况很好、交通标志指示清晰明瞭和交通秩序良好,所以我们一路顺利,凭着几本地图和自助旅游指南,按着预定的路线经历了一次感觉近乎完美的游程—-

旅程开始于热烈的讨论和匆忙的准备,我们在一个繁忙的黄昏踏上旅途。夜深了,我们行走在巍巍的雪山之间,满月高悬在群山当中,我们是从未如此离月亮这样地靠近!在传说有水怪的Okanagan湖旁用过早餐后,我们去拜访盛产加拿大特产冰酒的酒厂主人,可惜不是合适的季节,我们看不到成片的葡萄,幸好热情的小姐请我们尝试了不少酒厂的出品,不过酒量太浅,不敢消受太多。因为我们又要继续旅程——在捱过两顿西式面包后,我们在Revel Stoke镇找到了中餐馆。饭后在小镇充满异国风情的街头散步,与街口的大小灰熊雕像合影。有人笑说,不知到旅途上能否与它们相会?由于加拿大的野生动物甚多,且常常在路旁觅食,故此沿路的交通标志上常醒目地提示驾驶者要小心动物(如鹿、熊等),所以我们便有此遐想。傍晚入住美丽的路易斯湖,这是一处有名的旅游点,可惜是湖水仍被冰封,未能倒影高大雪峰巍峨的身影。

第二天一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在雪峰之颠,让人眩目。戴上墨镜,我们潇洒上路,在连绵不断的雪山峡谷和森林河流间穿行。由于是旅游淡季,故此路上车较少,我们可以用较快的巡航速度。但终于我们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我们需要等待一个违反交通规则的不速之客:一只觅食的绵羊,在马路上大模大样地踱着步。在夏季旅游旺季时,常发生这种“动物性堵车”。没有人去驱赶它,司机们好像不赶时间,还趁机欣赏一下风景。中午我们来到班夫,乘缆车直上山顶,登高而望远,去感受大自然的气魄。而山下则是代表人类智慧的城堡式建筑,人为建筑与自然风景相互辉映,融为一体。我们的车轮跨过洛基山脉,向阿尔伯特省无边的大草原进发。风吹草低见牛羊,可惜这里干燥的气候比温哥华差多了,卡加利这个新兴的石油工业城有点让人失望,但清澈的河水仍然是如此的吸引人。我们在这里歇了一晚,享受了一顿牛扒餐后,便折返回洛基山脉,因为那里还有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冰川等着我们。

这次我们的四驱越野车也不得不停下了,我们只能乘坐专门的大雪车进入冰川里面。亿万年积压而成的大自然奇观,也面临着全球气候变暖而日益缩小的问题,这怎不让人慨叹!唏嘘中继续上路,我们来到了贾西帕,让宁静平和的小镇来平复我们有点激动的心情。 小镇不大,在群山环抱中点缀着些颇有特色的小屋,我们找了一家家庭旅馆住下来。外面普通的房子,里面却很雅致、干净,男主人外出度假了,女主人招待我们住下,并向我们介绍了她先生的水彩风景画。想不到这样的小镇居然也有颇为正宗且具规模的中餐馆,饭后在小镇散步,商店都关门了,但仍然开着灯,可以看到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手工制品。

心情轻松的我们离开贾西帕,离开洛基山脉,踏上回程。前面沿着路旁河边向我们展开的,是一个接一个的牧场,骏马撒蹄奔跑、奶牛悠闲踱步,绵羊成群聚会。我们忽然浪漫起来,抵达甘禄市住下后便去河边寻找落日黄昏在水中的倒影,可惜无限美的晚霞,我们却是留她不下!我们沿着菲沙河谷前行,这里的景致又有所不同,两岸青山白云,菲沙河匆匆在狭窄的峡谷中穿行,我们的车也在一个接一个的隧道中穿行。正当我们寻找一个好的观景角度时,一只小熊在路边惊慌匆忙跑过,惹得大家兴奋地大呼小叫,Bear, Bear! 活像我儿子看到熊的画像一般表情。你想?可怜小熊哪 经得起这般起哄,吓得赶紧窜到路边不见了。在互相笑着埋怨中大家感到的是一种满足:我们曾在贾西帕跟踪羚羊和麋鹿,现在终于与小熊相遇了。

菲沙河在Hope(希望)这个小镇开始变得黄浊起来,据说正是又这段河水养育了著名的美食三文鱼:无数三文鱼由大海回归,从温哥华进入菲沙河,逆流而上,历尽艰难,最后到达目的地产卵,却力竭而亡。新一代长大后,从菲沙河出大海,然后重复同样的故事。这就是鱼生!不是吃的那种,而是需要去思索的那种。正要思索余生的我们却被Hope这个美丽的小镇迷住了:她又与我们所见到的其他小镇不同,偎傍着菲沙河,她被各家各户门前所栽各种各样的美丽鲜花打扮得分外娇娆。众人笑说不如在此买屋常驻罢了。

五天半的旅程,是一种新的感觉。我们计划着,或者等我们的小孩大些了,我们组织另一次家庭旅行,不用去得太远,或者象老外们一样,开着一辆既有睡房又有厨房设备齐全的家庭房车到处去,我们要的是一种新的感受。

07

02

05

08

小徐在旅途中

俊永

俊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