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城考古文化之旅

图/文:林玉莹(Amy)

早该写这个游记了,但一直慵懒,拖到现在。有时写游记,与其说是写给别人看,倒不如说是自己的记忆整理。当我看回当时的照片,那个时候与亲友相见的快乐与游山玩水的轻松如潮水般涌向自己。再者整理一下,方便其他人在游玩的时候,多一点路线参考也是好的。感谢之前有人提醒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拍下地点名字或简介的牌子,因为我总是健忘,不记得地名,通过有地名的照片,大家就可以查到地点了。

去亚省的洛基山几次了,但每次都没有去洛基山附近的卡加利(Calgary),我们有一家亲戚住在,他们提过几次叫我们去洛基山时要去Calgary找他们。这一次,我们却是直奔Calgary,而且还是冬天去。

2014年1月13日,我们从列志文的机场出发飞往Calgary,因为是国内机的关系,飞机窄小。去的途中还碰上了难得一遇的大风雪,那个小飞机在风雪中起起落落,摇摇晃晃,把我晃得头晕目眩,连吐了两次。

下了机后,只见Calgary满目白雪,完全是雪的世界,与BC省大温地区的下一场雪,几天后就被雨水冲干净的情况完全两个样子,而且大温的冻是湿冻,Calgary的冻是干冻,干冻令我几天后流了鼻血。接我们机的表哥说他的儿子小时候也在冬天流过鼻血,跟着表哥的车一起来迎接我们的还有表姑妈,她问我们有没有晕机,把自制的姜给我们吃。

表哥开了一家餐馆在Calgary,这家的中餐味道相当正点。他们把我们送到下榻的酒店之后,带我们去他们的饭店里吃饭。

去饭店之前,表哥带了我们去Alberta Fish Creek Provincial Park,那个省立公园的树很入画,在雪中更显殊姿,我爸下车徒步在雪中拍个不停,也不顾厚厚的雪地沾湿鞋子,嗜景如命。

晚上回酒店时,路经一个可以看到Calgary夜景的地方停下,由灯光的效果可以看出Calgary是一马平川的。

在14号那天,我们基本就是与亲友家一一见面与吃饭。到了15号,天气终于稳定下来,风雪停了。表哥便一早带我们开车直驶班芙公园,一路都很平坦,路也很宽,车也没有BC省的多,开得很舒服,远远可见前方是山。原来班芙在洛基山的山脉国家公园中是最近Calgary,表哥说Calgary的当地人有时周末无聊就全家去班芙野餐散心,或者当地的情侣心血来潮就去班芙登山一番,班芙就是他们的后花园,就像美国的BELLINGHAM是大温的后花园一般。

到了班芙国家公园里的班芙小镇后,发现这个小镇在冬天里另有一番风味,围着小镇的群山全部蒙上一层或厚或薄的雪,把山的纹路都勾勒得清清楚楚,童话般的小屋的屋顶堆着的雪带着冬天的喜气。一直都喜欢被山包围的小镇,但现在见到Calgary那么近这个小镇,又觉得Calgary更方便更繁华,而且房价更合心意。

镇内的居民与游客悠游地带着狗散步,有些甚至在雪山脚下结冰的湖上玩冰棍球,我们看到有一个少年独占了整个天然的滑冰场练习着冰棍球,旁边冰冷的河水静静地流着。

虽然游班芙几次了,但这次我们居然找到了之前都找不到的景点,就是Tunnel Mountain Campground Village II and Trailer Court 隧道山第二野营村与拖车院。那些老外挺会选地方,选了一个那么好的视角效果的景区做野营集中地。由于冬雪过厚,都没有什么人在此露营。

取了景后,我们在吃晚饭前回到表哥的饭店,饭店已经准备了美味的晚餐等我们了。黑椒铁板烧牛柳好吃得不得了,Calgary的牛肉是加拿大闻名的,肉质果然一流,现在偶然回忆都忍不住流口水。

到了16号,表哥一早开车带我们向另一个方向走。到了中午,路经一个考古发现的远古荒地,叫Explore the Canadian Badlands。虽然加拿大的人文历史很短,但地质历史也颇有看头的。

到了下午,我们到达Royal Tyrrell Museum 皇家泰勒恐龙博物馆。根据网上的MBT CANADA加拿大的旅游日志所说:“這一間全世界最大的恐龍博物館,建於當年發現恐龍化石的卓姆赫勒地區,並為紀念約瑟夫泰瑞爾先生所命名。泰瑞爾先生是一位地質學家,終生都為加拿大的地質探測而奉獻。他於1884年成為第一位在亞伯達省卓姆赫勒地區;發現第一塊恐龍化石的探險者。皇家泰瑞爾博物館與省立恐龍公園同是本地的主角,並受到聯合國世界文教組織UNESCO的認可,並列為世界重要文化遺產。”

那个博物馆占地很大,里面空间宽敞,放满了上古时代的恐龙骨与各种生物的遗骸以及化石。从里面的工作人员对那些文物的安排处理,处处可见他们的敬业与细心,年份与名称在旁边列得清清楚楚,并把每一件东西都细致地修补粘合,力图完整,非常值得国内考古界以及博物馆借鉴。

在馆内,我们看到了一只恐龙幼儿的胚胎化石,恐龙宝宝处于发育完整,快要出蛋的状态,可惜未出生就绝种了,这样的化石稀少珍贵。中国有些农民挖到恐龙蛋化石,居然拿来爆炸做建筑材料,如此浪费,如此暴殄天物。

这那里还有海龟祖先的化石,连龟壳都保存完整。在众多有趣的化石中,有不少巨型的鱼骨,大得我怀疑可能是鲸鱼的老祖宗了。那鱼翅上的纹理与每条鱼骨都清清楚楚,令我回想平时吃鱼完毕后,只剩鱼骨的样子,这个鱼骨化石简直是放大版,鱼翅不是很珍贵吗?石头鱼翅你们敢吃吗?哦,对了,其他鱼化石像咸鱼一般的大小,石头咸鱼要不要点一条?

鱼化石

鱼化石

鱼化石

鱼化石

鱼化石

鱼化石

鱼化石

我很喜欢一片叶子化石,叶子的形状与脉路都贴在岩石上清晰地诉说它曾存在过在这个地球上。

这个博物馆处于恐龙谷,恐龙谷里也有小镇,看到那个小镇,我心想住在Calgary,甚至住在温哥华的人们有时都嫌闷,如果让那些人住在那个小镇,岂不是闷到要自杀了?

参观完博物馆,表哥继续开车带我们去一个被当地人戏称是磨菇山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岩石真的看上去很像一个个大磨菇。回看照片都觉得像一堆石头大磨菇长在山脚下,看着都好好笑。

磨菇山

磨菇山

磨菇山

那个磨菇山的真实名字叫The Drumheller Hoodoos,中文名字之中有一个是称为石人柱。那个磨菇山是我们这次Calgary之旅的终点站,那个可爱的地质样貌为我们的旅程划下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句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