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公园里的小居民们

图文/ 林玉莹

    初次去中央公园也是在一个像现在一样的夏天里,日照长,可以长时间看到蓝天。那个时候还真是少见多怪,竟然以为那里的树是方圆内最高最粗的。如今见识过一些著名的公园,才知道自己是井蛙。

    然而,那个位于温哥华东区与本拿比交界的公园给我的第一印象先入为主地在我的脑海里生了根,即使后来看过了很多更大更美丽的公园,中央公园曾给我的惊艳感还是没有淡化。

    在中央公园的其中一个入口处停车后,下车步行入林中小道,进去不深,已经开始有几只松鼠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小碎步快跑在迎向来人。他们的黑眼睛闪着盼望和讨好,垂着手,用后腿站着,神态很像一群在鬼节讨糖果吃的小孩子。

中央公园里的小居民们

    如果他们见到有人拿着胶袋,步行时发出沙沙的声音的话,他们会更殷勤地跑向那个人。那群小东西全部都被行人惯坏了,一见袋子就反射性地猜到里面有食物,而人们见他们长得可爱,多数真的会扔一些吃的给他们。

    我曾见一只松鼠一直尾随着一个拿着大袋子的男人,那男人可能后来心软了,从袋子里拿出一枚核桃,拿在手中弯腰递向它。它犹豫了一下,但核桃的诱惑是惊人的;它跑近那人,站直了身子,伸出两只小手接过了那枚核桃,然后转身欢天喜地的捧着那个宝贝核桃飞一样跑了,不久就化为远处的一个小黑点。我看着那个远去的黑点,想着它应该不用看牙医吧?那么硬的核桃,居然整个拿走了。

中央公园里的小居民们2

    我见了这种情况,后来几乎每次都带了一些花生去喂他们。他们可能后来看惯了我,我一踏进阴静的林道里,他们就成堆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有一次,正当我喂他们的时间,突然发现有一只小鸟站在树枝上,好奇地注视着我们。

    我对加拿大的动物那种对人防备心弱已经大约了解,便尝试在手心放一粒剥出来的花生,慢慢地走近那只鸟,它果然没飞走,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当我放花生的手掌已经在它的身边时,它闪电般用嘴叼走那粒花生,然后不知道飞到哪里享用了。

    那个花园的小道很多,但公园的边沿接近中部有一个湖。湖里有很多野鸭,那些鸭跟那些松鼠一样,多数是肥肥的。一次,正当我欣赏着他们时,听到一个中国人对他的朋友说:“那些鸭子那么肥,一定很好吃。”

    我很庆幸那些鸭子不会听中文,不然的话,他们一定会觉得中国人很可怕。以前,曾经有一个白人很不可思议地问我:“华人为什么会忍心吃狗。狗是那么的可爱忠诚。”我一遇到这种问题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老实说,那群鸭子真的很笨,扔一些吃的,他们就聚在一起争吃,其他鸭子在湖的另一边一见同伴扎堆就马上飞过去。喂的过程中,只要扔一些在湖边,他们就渐渐上岸,你只要一边后退,一边继续喂,他们就一定会不停地跟着你。

    要捉他们真的很容易,只要把他们引到偏僻的地方,再用一个袋蒙住就是了。不过,这样做有负他们的信任。他们脂肪那么多,捉了来吃对健康也不好,再说,捉动物的罚款还真不少。

    湖边有很多木制的桌椅在树荫下,但我更喜欢坐或睡在更深处的树荫下乘凉和看着人们拖着狗,休闲地聊天。在炎热的下午,在树荫下,草地上铺上毯,睡在上面,听着穿背心晒太阳的西人(他们几乎从来不睡树下的草地)的翁翁声浪,小孩子们的笑声,鸟叫声,吹着被湖水冷化的微热清风,慢慢地坠入午后梦乡。

3个评论在“中央公园里的小居民们

  • 2009-07-04 at 19:34
    Permalink

    悠闲生活,其乐无穷!那是林先生吗?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