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无国界—西人感动的泪水

图文/ 林玉莹

    家父林再圆在温市图书馆里举办画展已经有一周了。这一周以来,观众的反应似乎至今仍未降温。起初,我们以为,国画只有华人才看得懂,我们将只会有华人观众,西人或其他种族的人是不会对国画感兴趣的。

    举办了这个画展后,我们才知道我们是大错特错,完全估计错误的。先是在开幕那天,有美国的白人专程飞来温哥华看爸爸的画展,至于他们如何得知画展消息,我们一无所知。

在画展留影的西人朋友

在画展留影的西人朋友

    从六月六日到今天周六,正好一周。在这一周里,观众中除了华人,还有白人,黑人,印度人,韩国人,等等。而那些白人对于华人以其中国五千年文化为基础来以国画的形式描绘他们身边很熟悉的风景感到很新奇惊讶,很有似曾相识的亲切感,甚至是剧烈的震动与感动。

    今天我照例不能外出帮助家人在画展中接待各方来宾,但父母回来后,告诉了我今天一件令他们很震惊的事。今天下午一点钟左右,访客之中有一名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白人男子从玻璃栏杆外经过时看到莫雅画廊里陈列的画卷,他的目光一时之间被吸了过去,然后赶快跑了下来。

    他先是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很专心地一一观赏每一张作品,然后像其他以英语为母语的人那样仔细阅读了关于画家的英语版。爸爸妈妈以其有限的英语会话能力解释给他听,画里的地方那里是洛基山,那里是史丹尼公园,那里是班芙之类的。

    当他站在一幅描绘洛基山的作品前,被告知那是洛基山时,他马上恍然大悟地大叫:“我记起来来,那真的是洛基山呀!”

    这位西人男士十分激动,他挥动着双臂,兴奋地对着我妈妈比划着:“山是显得那么那么的大,而我是那么那么的渺小—–

    说着说着,他的脸开始红了起来,眼角也跟着红了起来,那双如同海水一般深蓝的眼瞳竟然开始被一层泪光蒙上了,声音也开始失控地哽咽。我那对吓得呆若木鸡的父母在短时间内回不过神来;妈妈当时站在他身边,爸爸坐在桌子后,两人都傻傻地呆视着他。

    在我的父母目瞪口呆之下,这个一米八多,高大粗壮的白人男子站在画卷前,热泪滚滚,面颊尽湿。(O, My God! )一会儿后,他也觉得失态了,不由不好意思地偏过脸去用手背擦了擦泪水,冲到爸爸的面前,用力握着他的手,再用力摇呀摇呀,嘴里不停地说Thank you! Thank you!

    差点变成化石的爸爸,忍着手上被抓得很痛的感觉,傻傻地回应:“You are welcome.” 摇了很久,那个泪流满面的白人青年终于受不了四周的惊讶目光,匆匆忙忙地转身像逃跑一样冲上楼梯了。妈妈看到他一起跑上楼梯,一边用手擦脸拭泪。

    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艺术的力量令一个来自远方的唐人在异国他乡,用他的画笔令一个加拿大西人泪珠潸然而下,不可抑止。(害得我也有一点心情激动,热血沸腾)

    妈妈是第一个元神归来的人,她大叫一声:“呀!这个先生没有拿我们的卡片又没有签名留念啊!”最令她婉惜的是,刚才一味顾着解释和震惊,居然没有拍下他流泪的镜头和录像,好可惜!错失机会了,不然的话也会多了一些证据证明他们没有编出来的。

参观画展的西人观众

参观画展的西人观众

    我有些坏心地想:那个人会不会再来,再哭一次呢?如果当时我在,就好了。我会拿着照机,追着他哭泣的身影,不停地按快门,像娱乐杂志的记者一样拼命地拍;他的脸躲在哪里,我就把镜头凑到哪里。(不过这样对一个魁梧,三粗五壮的男人,还真是挺危险的。万一他一时恼羞成怒要痛扁我一顿,我就小命休矣了。)

    那个哭泣地白人男士挥泪逃离了不久,又有一个穿着围裙的白人中年妇女溜了下来。她指了指自己的围裙,又指了指上面,说她是在图书馆内部的咖啡店里工作的。

    这时,一个华裔女子正好经过,为他们双方翻译了起来。那个西人女士说,那些天她一直看到有很多人往下面跑,她就觉得奇怪,下面是不是有些什么。今天她抽空跑下来,原来是一场很美丽的中国画的画展。

    她问他们(我爸妈和那个女子):画家本人有没有自己的画廊。她说:“你们可以向政府要求支持开一间画廊专门摆中国画的。”我的父母说以后有机会试试吧。

    她又指着那一排花篮问,为什么有那么多花?父母说那是各界朋友送的。她说好慷慨呀!在这里一个花篮就很贵的。她还闻了闻那些花,又赞道:好香呀!

西人观众在仔细观看画展

背包外国学生在仔细观看画展(迎夏 摄)

    除了今天,还有很多人热情地反响。温哥华毕竟是国际都会,各国各族各色的人都有,他们个个都很积极地在留言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及评语,有些是印度文,我们看不懂。他们争着与画家合影,拿走画家名片,还指着桌子上我们发剩的画展邀请卡,问可不可以拿走。爸爸难为情地告诉他们开幕式的日期过了,他们说邀请卡上有画,他们想拿去收藏。爸爸说欢迎之极,他们就欢天喜地的拿走了。(不晓得他们看不看得懂邀请卡里的中文)。

    岳宝玉,一个来自中国的移民,也是爱画人,在画展中认真地,相当长时间地观察每幅画,并说林先生有大师风范。最后他在留言簿中写了四句:

情系万山

胸襟鸿远

笔墨灵动

名师风范

    居住在温西的王小姐专程来看画,并送来了一束鲜花,长时间观看画展后,写了一句:恭祝林先生再圆加国艺术之梦。

    Cazzie Zheng 小姐是一个大学生,看了画展后,写了:希望看到更多这样的画展。

    古先生来了温哥华20多年,也是个书画界的朋友。他说将加国山水画成这样大的气魄,林先生是第一人。

    华人画家在画展中也说,过去画洛基山的人很多,但没有人像他画得如此豪气。

    通过这个画展,画家本人得到一个信息就是,绘画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国界,种族,肤色,语言,宗教之分。这个国家的人说真的还真的很纯真,他们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一旦被感动了,就马上真情流露,没有丝毫保留。但感谢他们情感上的没有保留;是他们的肯定,甚至那情不自禁地流下的泪水,告诉了画家,国画不但可以在西方国家被接受,还有着可以发展宣扬的潜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