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中五月花

文/林玉莹

今天是五月二十日,进入五月的下旬,天气渐渐温暖舒适,预示进入踏青的好时机。过去虽有拍摄春夏时分,花园里的花,但这次细数,除了四月的早樱变成叶子外,又有五种花开始先后绽放,其中一种还有些枯萎,再不拍就留不住芳姿了。

于是在今天的下午,我把它们略略地一一拍下。五种花里只有一种是可能被我所知,黄色的可能是罂粟,本来后园不止一株罂粟,一两年前,我发现了这种花藏了在花园的一个不受留意的角落,罂粟是可以制毒的花,每当看到因吸毒而受苦的人,就恨不得把世上的罂粟都连根拨了,全都扔入火山溶化。我视它为罪恶妖花,所以我以一种有杀错无放过的想法,把园中所有罂粟都拨了。

有些人会种罂粟做观赏植物,因为亲眼所见,罂粟真的很艳丽。现在被我拍的罂粟不算最漂亮的,之前被我拨得一干二净的其它颜色罂粟更大更美。花园大部分植物都是前任屋主留下的,那些藏在树后的罂粟可能也是她种的。

今年春夏,其中一株罂粟竟因我拨根拨得不干净而重新生长开花了,现在我又悔悟美丽的罂粟是无罪的,有罪的是那些利用它的花汁做毒品的人,我又何必为难不能自主的植物。

五种花里紫色的是花树,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一次,我用锯子修去了一些挡住楼梯的树枝,还动过一念,想把它整个锯了,不让它挡路。听说现在科学查到植物是有感情和感知的,我粗暴的行为让花树生气,我想弄死它的恶念在脑里一闪,但已经被它接收到,让它十分恐惧。绝望与愤怒之下,花树从此之后开的花不是极少就是大大不如以前好看,无论我怎样淋水,怎样施肥。

自从知道植物有感觉后,在初春溶雪时,我握住其中一个花枝,内心真诚地向它道歉,并保证绝不锯走它。真的,今年的花树竟回复了当初刚搬进这个家,第一次看它开花时那种旺盛的花团锦簇,今年我没有淋水,也没有施肥。那株花树连续闹情绪了几年,今年终于开朗了起来,它原谅了我。

再过一段时间,园中还有几种花,多数白色,而且有香气,还芬芳得整个园子都闻到,我到时候会再录下它们的花姿花色。希望你也透过照片闻到它们的香气。

4个评论在“园中五月花

  • 2011-05-22 at 16:16
    Permalink

    哪有葬花那么浪漫?直接葬在园艺回收桶里,倒是真的。我爸要慢工出细货,写得慢吞吞的,太鲁阁之行的文章可能要再过一两天才面世。想看照片的,可能要耐心等等了。

    Reply
  • 2011-05-22 at 00:50
    Permalink

    新林妹妹葬花记,不过是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心境下。

    Reply
  • 2011-05-21 at 23:12
    Permalink

    我用心真闻到花香的味道,也体会到林妹妹对花朵的爱憎分明!相信花朵也是被真诚感动原谅了林妹妹。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