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华裔议员的家居派队

/杨迎

这个轻松散记里, 开篇时先说几个关键词:省议员,中中校友,家居派对。这几个本来没有交集的名词,在这个10月初秋、月朗星稀之夜,却不可思议地对上了。

在温哥华,缅街的东面,快乐山地区,一间一点不起眼的旧式房子里,就是那个家居派对发生的地点,主人是关慧贞。

珍妮关(Jenny Kwan) ,是她的英文名,卑诗省议员。我们了解她的情况不多,只知道她生于香港9岁时移民温哥华,读SFU的犯罪学,5次市、省议员当选者。

Nice to meet you!”珍妮一开始就与我们说的是英文,且保持到最后,才说了三个中文字(粤语)“多谢晒。”—— 也许是因为,这个晚上的派队,基本上是英语人士,说这种本土的语言,也许是基本的礼仪和尊重;就象我们去了北京,说的普通话。

珍妮正如她爽快的性格一样,和我们也没太多的客气,在相互的简单寒暄之后,就指点着餐台上琳琅满目的西点,一一介绍,还说那个有多种肉馅制作的西点,是她的丈夫的拿手制作。她问我们要不要一种叫苏格兰威士忌的酒,那是今晚的主打。最后我们是要了一些红酒,站着与走过来的西人朋友聊天;那里没有设座椅,是在一个厨房与餐厅结合的空间里,人与人的距离很是亲近的;珍妮变成了一个好象认识很久的朋友,而我们是直接走进她的厨房里作客,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感觉。

Jim W. 是我们的认识的第一个客人,他是大温哥华地区房地产部的,也是个经纪。于是,移民和房地产成了我们的话题,Jim 显得非常友善。

Charz K.是很主动来与我们攀谈的年青西人,他很感兴趣中国的事情,因为他马上要去广东和上海做生意。我们跟他说,很多没去过中国的人会觉得那是落后地方,但一但到了那里,就会有惊奇的感觉,就象哈帕去到上海看到浦东时那样。他是作旅游娱乐事业的客服经理,很感兴趣中国那里的同行业状况。

我们从厨房聊到外面的小露台,那里有很多的啤酒。

珍妮加入了我们的圈子,跟我们说她的两个小孩今天托管在母亲家。我想起不久前她因为带吸奶器被拒登机的新闻,于是感兴趣地问她:最小的孩子多大了?她说两岁九个月了。从孩子开始,她还很“家居”地聊到了家庭、猫猫狗狗等等,很“师奶”的话题,跟电视上在省议会或其它政治场合表现出来的政治女强人形象,有点不同。

我想起有个说法:不要看一些议员在会议上互相轰击,但散会后在台下是互相拍着肩头讲笑话的。这也许是西方的政治文化?政治上的对手可以是社交中的友人?

其实,别看今晚的家居派对是那样子的轻松,但是为了一个周年筹款目的的。这样的筹款餐会,相信是很多政治人物定期有计划进行的,希望得到社团或个人的支持。今天,尽管有点象刘佬佬走进了大观园,但我们也领略到了西方政治运作手段的其中一个模式,在操作中渗进了人情味因素。

实际上,在西方当个议员这样的政治人物,相对来说还是好当的,只要时不时能为选民出一下头就可以了,上上落落都是选票话事,与暴力无关。

珍妮出出入入,亲自打理着食物招呼来客,还安排了苏格兰的风笛演奏让大家欣赏,得到很多的掌声 —— 不知她是不是嫁了一个苏格兰的后裔,也不知那个有点脸红红的帅哥是不是她的丈夫?但有一点可感觉到的是,她一定是个好太太和好母亲。

当然,许多人也会觉得珍妮关是一个不错的华裔议员,也会代表草根说话,就象不久前她为中国留学生赵巍案出头一样。

我们离开这个家居派对的时候,还得到了一份写着她的名字的巧克力小礼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