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君送到长亭外

/阿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明天,是送别老会长的日子。想起《送别》的开头两句,内心不禁唏嘘。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这一句,于吴公老先生,于中中的校友们,不符。廿一年,一点不寂寞。“最是情真处,一见如故人” —— 中山的校友也许很多不是有同窗之谊,但有同乡同道之缘。老会长作这样的侨领之一,当然不会是知交半零落的。记得一位老校友问:老会长80岁了,怎会跟你们可玩一起?是啊,40岁到80岁,当然有很多的不同,但若是每人都怀着顽童之心,哪有不能相交之理。人生若只初相见,相敬相知,人缘永结。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送别老会长,我们不会如诗中所云充满哀愁 —— 有的是虔诚的祷告,让已超脱的老人在天国里,含笑看夕阳,再作一回老顽童。

回忆起初见老会长,应是在零八年中中的鳟湖郊游之时。那时开始,到今个夏天老会长赞助金猪的同盟公园郊游,大约已是有两年的缘了。今次的郊游,是他最后的一次在公共的活动中出现。那次活动后,有二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没有了他的讯息;新会所的开幕,也不见君面。后在中央医院,校友见到了他的面。他精神还好的,还是说着常说的话:“大家比面(给面子)。”一如郊游时大家多谢他的赞助时。

吴公老先生是中中的创会会员之一的,初时是作财政,后做会长和名誉会长。无论如何,一个人在21年里,对一个团体不离不弃,肯定是在乎的和满是感情的了。直到在医院里了—— 他的家人说,只要一讲到中中,他就精神起来。

第一次与他在唐人街喝下午茶,是去年大概要办中中网征文颁奖典礼的在旧会所开会后。他喝着奶茶,对陈会长说道,中中日后应多找些后生的来帮手。

之后,在好些我们参与主办的活动中,老会长赞助肯定是不甘后人,也总是很乐意地参与颁奖、献花、唱粤曲。。。无论会庆、圣诞、春晚、换届、新会所等等,无不关心。新会所搬进去的那天,他还来帮忙搬东西和请晚饭慰劳 义工们呢。。。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送别老会长,我们心中将会永存他慈祥的面容和乐助之精神。愿老会长吴公文焕先生,在芳草碧连天之天国,在山外山的夕阳中,永生。

 

一个评论在“送君送到长亭外

  • 2010-09-18 at 15:57
    Permalink

    文焕,一路走好!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