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给刘医生问好

/ 阿杨

今天终于能写下早想写的文字,缘由接到了刘医生的电话。这是星期天,平静的初夏午后,我的手机响起。

Hello!“迎夏吗? 我是刘医生。”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啊!刘医生!您好吗?”

“好!谢谢你给我的母亲节留言。因我儿子接我去他那儿住,所以才收到信息回给你。”刘医生说道—— 刘霭贞医生,我们校友会的理事,一个热忱和很有人情味的校友。

“最近好吗?”我问,最近大家都很关心她。“还好。。。。。。”她说。

接着我们聊起她的先生李会长生前与病魔作斗争的顽强事迹。我说我们很多人很敬佩他的乐观积极的精神。

“他是以保尔柯察金作榜样的。你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吗?”她说。“知道,中学就读过。”我答。

“他(李会长)有很多作品,年轻时的事都有写。但现在我还不敢看,以后再整理吧。”刘医生继续说,“我最近也有出去侨社见见老朋友,儿子也鼓励我这样做。”

说回中中,她鼓励我们坚持把它做好。我说很需要新旧一辈校友们共同协作,特别希望得到象她这样的前辈指点。我还告诉她我们在寻找新会址,到时大家更容易见面;她也显得很关心,她说在中中网看到了,觉得地方很方整。她是我们校友会的中坚,以往中中的各种活动的组织过程中,无不看到她的身影和听到她的声音。记得我们前年中秋节郊游第一次认识李会长和她,就觉得他们是那样热情的人。在鳟湖公园的草地排球赛,缔结了我们与中中的纽带。之后为中中网开通和组构而在会所开理事抗大会议时,我们开始了有更多的交往。刘医生对我说:你很象我以前的一个后生住客,“很纯品的样子”。李会长当然也是在旁边开玩笑。

再以后,无论是在会庆的筹备工作、郊游活动中,在崇义会活动、在百万行的队伍中、在纪念孙中山诞辰的集会上、在圣诞晚会前后的日子,我们都常一起工作共事。特别是他们回乡时,在中山看到中中网上笔者的回乡记录,他们也在网上留言表达“很有同感”,并诉出“祖国万岁”的激动情怀。这给我个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刘霭贞校友(左二)与中中校友们在会庆中一起唱会歌

“乐观,积极” —— 是他们给人感觉。

如果不是这个春天时的改变,这样子“我们在一起”的每一次接触,将永远延续。

25日,富民会长打电话给我,说李会长住院了,约一起看看他。晚上,我们一行四人去到了温哥华医院留医部,看到了刘医生和躺在病床上的李会长。

刘医生告诉李会长我们来了。李会长露出了一丝笑意,微微点了点头。与他握手时,感觉他的手还是很温暖的。之后,刘医生与我们谈了她丈夫的病情等情况,她显得心情沉重。大家给她安慰和表达关心,期待她先生早日康复出院,继续能在崇义会的球台室里听到他的笑声,在中中的活动中指挥策划。回来后,在李会长病重期间,我们相议要不要把这讯息在中中网发布。稿写好了,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因为不希望打搅他们。只是笔者为表示个人内心的祝愿,写了一首小诗以作情感表达。

接着的个多月里,一些校友通过朋友那里知道了消息,纷纷去探望他们。

中中网最不希望发出的一篇文,是李会长离去的告示。我们沉重地在追悼会上与刘医生拥抱,表达慰问之情。我们在中中网上,庄重地发出了纪念专辑。刘医生看到后,让她的儿女表达谢意,在网上郑重留言。

真的,笔者的心情也是久不能平服,很多的情感想表达却化不成文字。到今天,接到刘医生的电话,勾起笔者写点文字的想法,以表达对李会长和刘医生的敬佩之意。也特想借此向刘医生再问个好,请多保重。还要告诉她:您是我们这个大家庭里的一员,不lonely,因我们在一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