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在离别时

/ 刘峻梅

  每年的三月二十一日,我都会在心里纪念。这不是生日,也不是结婚纪念日,更不是什么国庆家庆的日子,这只是我踏足加拿大温哥华这片土地的日子。或许其他人并不觉得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可是在我,我却会永远记着这个日子。

  值得纪念的日子,却从来没有为此而庆祝过,只在心中纪念着,也会回想起当年离别亲人挚友们的情景,独自带着惋惜和迷惘,不知道未来的日子将如何,不知道生命中将会有怎样的改变,期望着人生路途里再遇到更多更真心的友谊,年少的我就这样离别了家乡,离别了亲朋,离别了青春,踏上了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这一段旅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时间快车比起我们想象的速度更快,已经踏入第二十一年了。

  今年的这个日子,心情却是万分的沉重,心中充满着哀伤和遗憾。过去的整整一个星期里,头脑中常常浮现着惜别的场面,那是与我的长辈,他是我在踏入温哥华就第一时间去探访的第一位朋友,我父母的旧同事和好朋友 —— 李宏蛟医生。当年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我因为水土不服在当天就大量流鼻血, 李医生和他的太太刘霭贞医生 (我到今天还是这样的称呼他们) 就在电话中安慰我, 告诉我不用怕, 只是我还没有适应这里的空气和暖气而已。又记得我常常去他们的店铺“宏和堂”的时候,他们也总是询问我的近况,就像我的父母那样嘱咐我一切要以健康为主,小心生活中的细节等等,他们的热情和温暖,夫妇间的和睦和恩爱也让我深深慕。。。。。。我还曾计划着今年要去逐一探望我在温哥华所认识的所有朋友们,因为我要去感谢过去的二十年里他们对我的爱护和帮助。当然这里第一个就数李宏蛟夫妇。

惜别的场面和回忆交织着,那一天在温哥华的中央医院里,我握着李医生那有力的双手,看到他脸上鬼马的表情,我的心中竟然自我安慰起来,我问他睡得好不好,他摇摇头,却报以微笑,我赞扬他说:“你真坚强!”,当我把慰问卡递给他的时候,他马上就要打开来读,还认真的欣赏着,要我把卡放在枕头旁。

    这时候一位护士进来了,问候了他,他竟然回她作了一个鬼脸,把我也弄笑了。

我继续握着他那温暖而有力的手,告诉他我想为他做一个祷告,他合作的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听我为他能好好睡觉而祷告;然后,我给了他一个拥抱,告诉他我会再来,要他好好的休息。我竟然奢望着可以再次的探访甚至和他言笑,却想不到那就是永别了。

一个星期后我就接到李医生去世的消息了,我能体会他的妻子儿女们的心情,就像我也决不相信他是离去了。我还能清楚记得那双手的温暖和有力,那乐观的眼神,当然我并没有亲眼看到他受苦时候的情景,更不知道那被电疗化疗的苦楚。我能感受得到的就是李医生那无比的坚强意志和乐观积极,他甚至不让别人为他担忧,一直隐瞒自己的病情,大家虽然都风闻他的病况,可是因为他的乐观和积极让大家都以为他已经痊愈了。我曾自私的错怪他不把病情告知,如今才深知他是如此的为别人设想,他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病影响其他的人的生活或工作,甚至别人的探访他也是笑脸以迎,他真是生命的勇士,虽然他不能战胜肉体的疾病,也不能战胜死亡,他却让我们惊叹他面对死亡的那种勇敢和坦然。

有人说:死亡其实并不可怕,只是很可惜。

是的,对于一位如此热爱生命热爱家庭热爱社会的人,他的家人他的亲友们,还有我们这群曾与他一同打乒乓球一同高唱欢笑一同游山玩水的同学们,我们为失去了一位有智慧的长辈,为失去了一位活泼热情的玩伴和同学,为失去了一位做指挥的会长而深感惋惜和哀痛。

时间的列车永远向前行驶,没有机会让我们停下来长久的遗憾和惋惜,纵然我们有许多时候不得不依依惜别,我们更知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把握现在,珍惜一切!

 

 

一个评论在“惜在离别时

  • 2010-04-01 at 13:02
    Permalink

    实在看不出来他是带病的,看起来那么快活,笑呵呵的。是很乐观很坚强的人。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