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那些老房子

/ 林玉莹

         不知道为什么近来总是想起昔日在乡间看到的旧式房子。家乡那些一两层的旧式房子,它们也可以叫是独立屋。

         中国的古代建筑初有着很深的内涵韵味,比喻四合院,往往就是四面的房子包围着一个花园,那个叫内院。外面的人就算趴在外墙上看,也只看到外院,看不到内院,老祖宗们很早之前就讲究住宅私隐的保护了。

          去北京的时候,最可惜的是没有去有四合院的地方走走,就算在故宫之内也没有好好地慢慢观赏北方风格。去到上海,也因为行程的紧张而没有去那些充满江南味道的建筑里看看。每个地方的旧建筑物都有当地的色彩,岭南也有它自己的一套。

          在大冲沙溪一带,旧时的建筑里,普通人家的住宅的形式也弄得挺舒服的。虽然没有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假山莲池,但整个布局都很实用悦目。

           一打开厚实的木门就是一个外院,那个外院已经是被一层外墙隔开了与外面的世界了,外院两则种了桂花,在夏天的时候,桂花的暗香隐隐地浮动在空气中。有些人的家里还有石榴树,鲜红欲滴的石榴熟透之时,微微裂开,露出里面一颗颗鲜红饱满,充满水分的果肉。走几步,再打开一层门,跨进门槛,进入中门,中门的中央有屏风,来人可从两则走进天井。

          天井是我最喜爱的部分了,它几乎像四合院的内院,但又不同。天井是全屋最低的,方便去水,上面通天空,用以采光调气。天井很少种什么东西,多数只是一个桶形状缸内装着肥沃田泥与干净清水,养着莲花。听说还有一些人在那些水里养鱼,那些鱼还可以被得养很肥,颜色好看。夏天时,赏完莲花,可以用莲花花瓣煮糖水。秋冬时可用莲藕煲汤。

          为了再增加生趣,有人还在天井里养一只小龟,龟长寿,来的时候还很小,等它很大了,已经静静地见证了几代人在屋内的兴衰了。龟小的时候很难离开天井,就算大得可以离开天井,也出不了这个房子,因为门槛高的关系。

          通过了天井的两侧,就是大厅。主人座位背靠墙,面对大门,客座在左右两。每张椅子之间有高高的茶几,但多数情况下,左右两则的客座是可以用来午睡的红木长椅,那种家具其实叫不叫椅,我也不肯定,反正忘了叫什么。

          撩开主人座旁边的门帘,走过一段室内的小走廊,可通往书房与睡房,走到最后会是饭厅与厨房,厨房的隔壁是柴房,大多家庭的后门就是在厨房的。后门之后也有后院,但通常面积不大。

          年代变迁下,那么旧的建筑物现在还在不在,我也不知道,也好久没回去了,不知道回去时,它们还在不在?

 

(关于乡下的房子的记忆均迷糊零碎,有关知识也有限,如有错漏,请莫见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